力源环保冲科:研发投入或不达标,一个月冲刺取得一半发现专利

(来自力源环保招股书)

浙江海盐力源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力源环保证券代码:831353.OC)正在申请科创板IPO。经我们研究发现公司在研发投入方面实际并未满足科创要求几个月前还特意从疑似“专利市井”手中拿来几项发现专利装点门面。另外公司最近一期营业收入中六成收入来自集成项目在建工程余额与累积建设投资金额显着不符对外拆出资金不仅没披露还涉嫌账实不符。

除此以外力源环保的其他财政数据或也涉嫌账实不符如其他应收款。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讯断显示力源环保的子公司唐山力泉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山力泉”)2018年10月向秦皇岛市森贵修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贵公司”)提供无息乞贷10万元停止起诉时间2020年4月森贵公司仍未能归还乞贷。这说明至少在2018年尾和2019年尾这笔10万元的对外乞贷应当留在力源环保的账上作为其他应收款核算。但招股书披露公司2019年尾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448.22万元包罗投标保证金、备用金和其他余额划分为441.89万元、3.12万元、3.21万元。对外乞贷显然不属于投标保证金但备用金和其他项目的余额都达不到10万元与森贵公司无息乞贷10万元的事实显着不符。

在建工程数据矛盾或未真实披露资金拆出

其中成都文博、欧姆机电的情况与成都恒力达的情况极为相似可能也是“专利市井”。至于李发有力源环保招股书里未泛起过此人但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李发有2020年5月22日还将201810564701.6号发现专利“一种发电机组综合节能节水设备”转移给了山西电机制造有限公司。

(来自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

再看力源环保继受的其他几项专利。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201811297903.5号发现专利“多级过滤的污水处置惩罚装置”的原申请人为成都文博蓉耀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文博”)2020年8月18日将申请权转移给力源环保;201911314787.8号发现专利“一种工业废水中去除重金属离子的处置惩罚设备”的原申请人为韶关市欧姆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姆机电”)2020年8月18日将申请权转移给力源环保;201810565518.8号发现专利“一种高效节能环保的污水处置惩罚设备”原申请人为自然人李发有2020年8月14日将申请权转移给力源环保。

硬性指标不够那么软实力方面好比专利情况如何呢?力源环保称停止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及其子公司共拥有34项授权专利其中发现专利8项、实用新型专利26项。如下图所示在8项发现专利中有4项专利为继受取得但力源环保没有对这4项专利的继受情况做进一步披露。但我们还是要试图将这些专利的泉源弄清楚。

但值得一提的是既然这个和污水处置惩罚系统设备有关的项目全称叫做“东部污水处置惩罚厂工程系统设备集成项目”是否说明力源环保在其中仅从事集成事情而没有自主供应焦点部件?但如果力源环保不做这个集成项目那么2020年1-9月营业收入将淘汰为6777.97万元和2019年同期营业收入25860.65万元相比将大幅缩水73.79%。

另外力源环保的在建工程数据也令人看不懂。据招股书披露在建工程主要由“热法水处置惩罚工程”组成也就是力源环保2017年尾承包的河北丰越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5000吨/天热法海水淡化项目BOOT工程”从2018年开始建设。凭据公司的会计政策这一工程在建设期间通过在建工程科目核算建成后转入无形资产。

(来自力源环保招股书)

(来自力源环保2019年度陈诉)

(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

(来自力源环保2018年度陈诉)

(来自力源环保回复)

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上图中的第一项即201710710462.6号发现专利“一种用于处置惩罚工业重金属污水的过滤装置”原申请人为成都恒力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恒力达”)2020年8月14日将专利申请权转移给力源环保。工商信息显示成都恒力告竣立于2015年3月参保人数为零无实缴资本也没有获得任何行政许可。但这家“三无”公司偏偏就有二百多项专利而且涉猎领域十分广泛纵横医疗行业、环保行业、电器行业等等。但成都恒力达的这些专利并不是自用而是大量转移例如201710717188.5号发现专利“一种污水处置惩罚设备”就转移给了其他公司。综合这些信息成都恒力达怎么看都似乎是一家做专利生意业务的公司。

(来自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

科创属性或不达标加急从“专利市井”手里拿专利

力源环保在新三板年报中对这个工程做过较为细致的披露如下图所示停止2018年12月31日当期建设投资金额4242万元、累计建设投资金额4242万元;停止2019年12月31日当期建设投资金额1490万元、累计建设投资金额5732万元。这是否应该意味着“热法水处置惩罚工程”2018年尾在建工程余额4242万元、2019年尾在建工程余额5732万元?可是如上图所示在建工程明细却显示“热法水处置惩罚工程”2018年尾余额9597.72万元、2019年尾余额10799.33万元。为何这一工程的累计建设投资金额和在建工程余额相差这么多?还需要公司指点。

(来自力源环保招股书)

力源环保前面的回复其实没有说错继受专利确实“应用”在了公司产物上四项专利都和污水处置惩罚有关污水处置惩罚系统设备是力源环保的主要产物之一。只不外在陈诉期内力源环保的污水处置惩罚系统设备仅仅从2020年开始发生收入。在没有前期铺垫的情况下2020年1-9月污水处置惩罚系统设备突然形成销售收入10778.76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高达61.36%对应客户为浙江鸿翔建设团体股份有限公司。

从硬性指标来看力源环保似乎不是一名及格的科创板考生。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1-9月公司研发投入划分为706.21万元、1160.72万元、1703.60万元、973.1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划分为3.31%、3.77%、5.11%、5.54%最近完整三年研发投入累计3570.53万元占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仅4.18%。显然这两个指标并不满足《科创板企业刊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划定》中对“最近3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3年累计营业收入比例5%以上、或最近3年研发投入金额累计在6000万元以上”的要求。

(来自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